新加坡打造光伏高地

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3-06-18

   

清洁城市实验室
  多年前,新加坡旅游局曾向总理李光耀抱怨,新加坡没有金字塔、也没有长城,只有阳光,发展旅游业无异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光耀开导说:想让上帝给我们多少东西?有阳光就够了
  在李光耀的启迪下,新加坡利用充足的阳光种植花草,迅速成为花园城市,旅游收入也急剧飙升,位居亚洲前列。如今,新加坡将再度利用其自身优势做起了光伏生意。
  新加坡对于光伏企业的诱惑,来自于多个层面。作为一个国家,新加坡与其他的国家签署很多双边协议,如避免双重课税协议能够缩减预扣税,还有投资保障协议。而自由贸易协定,将为企业减少不必要的贸易壁垒。
  这些都不需要跟任何一个局申请,只要公司在新加坡注册,都能够享有保护跟优惠政策。所以,低风险也是企业在新加坡运营业务时的一个好处。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上海办事处主任李训翔表示。在欧美双反导致贸易壁垒日益严重的情况下,能够享受自由贸易带来的便捷,无疑将为企业减少不少麻烦和成本。
  对于很多光伏企业而言,融资是企业发展中面临的巨大障碍。眼下,新加坡政府正在做帮助企业进行项目融资的尝试。新加坡交易所是全球知名的融资交易平台,其在地产和基础设施等方面有着完备的商业信托经验,如今这种方式也在向光伏等新能源领域拓展。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洁净科技及建设与基础设施执行司长吴自强介绍说,当企业在全球有好几个项目,比如把这些项目组合在一起有500兆瓦的规模,这样可以把它放在一起,改成信托模式上市,这样企业的资金就可以循环,公司也可以继续做其它项目。
  在产业融资方面,新加坡国内有很多投资银行,如大华银行,华侨银行以及其他外资银行业,它们对清洁能源投资都有很大的兴趣。除此之外,这些金融机构也在尝试绿色债券。
  不仅如此,新加坡所推行的城市实验室的概念,不仅在智能电网、绿色环保建筑、风能等行业推行,也正在光伏领域得以复制。新加坡希望成为新能源企业的城市实验室和测试地点。吴自强认为,凭借在电子、精密工程和化工行业的强大能力,在大规模制造方面的专长、以及大规模的供应商基础,新加坡有能力为清洁能源企业创造价值。
  此前,新加坡政府投入7亿新币用于发展清洁能源,在清洁能源产业、供水科技产业上设立不同的研发基金,以助力清洁能源开发和能源利用效率。预计到2015年,清洁科技产业将为新加坡提供34亿新元的产值和1.8万个就业机会,2030年新加坡80%的建筑物也将实现绿色。
  目前,新加坡太阳能研究所也是该地区唯一的光伏试验室。其在与企业完成项目研究的同时,还会根据新加坡当地高温湿热的气候特点,探索光伏系统的应用并制定相应的标准。此外,新加坡科技研究局的智能电网研究中心,则在研究及测试它们的创新智能电网和分布式发电系统,也将能为相关企业提供帮助。
  随着光伏企业看好新加坡的区位优势以及市场潜力,国内包括英利、天合光能、中广核等一批知名企业都在新加坡设立亚太、中东和非洲区域销售总部或研究中心,以利用新加坡在东南亚地区的金融和人才中心的有利优势,加强其在亚太、中东和非洲地区的贸易往来。不单单是国内企业,欧洲、印度等国家的相关企业也落户新加坡,正在将注意力转向亚太地区。

  竞逐全球运营中心

  面对新加坡巨大的诱惑,大批的企业在此落户,那么如何能确保企业有真正的收益,不仅是当地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同样也是企业需要考虑的事情。
  2012年,天合光能光伏组件出货量1.8吉瓦,增长了20%。而东南亚市场也日益显示出重要的作用。在孙海燕看来,天合光能之所以要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它们所看重的还在于新加坡周边所辐射的东南亚、澳州甚至是非洲市场。

  如今,尽管欧洲仍是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场,但是业内人士预测,两三年后亚太地区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场。除了中国市场,日本、印度、东南亚等地的市场空间也相当广阔;同时新加坡还将辐射到澳大利亚、中东甚至非洲等广大区域。我相信,到2015年这一区域的市场总量会扩大三倍。在亚太、中东和非洲区域发展,是天合光能战略上的选择。” 孙海燕解释说。

  当然,广阔的市场潜力是企业生存的必要条件。更为关键的是,新加坡政府正在尝试让光伏企业摆脱传统的销售电池组件的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利用售电模式让企业获取收益。
  新加坡试图让企业尝试的这种售电模式与其现有的住房制度有很大关系。在新加坡这个拥有500多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80%的人口是住在政府建设的公共房屋里,新加坡大约有9000座这样的建筑物。当前,新加坡建屋局正在利用公共房屋的屋顶,加装太阳能电池板,总装机量将超过300兆瓦。
  新加坡的榜鹅生态镇正是这样一个积极尝试的地方。据李训翔介绍,除了总装机5兆瓦的两项晶硅投标方案,榜鹅生态镇还在开展的尝试便是商业模式的变化:太阳能租赁。也就是说,企业不是卖组件,而是卖电,组件安装好之后直接把电卖给政府或者房屋的屋主,从而给公司提供长期稳定的收益。
  事实上,这种商业模式在欧美已经普遍被采用。一般而言,光伏企业投资建电站最大的障碍在于前期的投资,因为这部分投资将占据企业大量的流动资金,而后期的收益则需要68年的时间。如果有很好的融资平台,光伏企业则会依靠卖电获取收益,而一旦电价实现平价上网就更好了。在孙海燕看来,如果能把新加坡很多屋顶的光伏电站做起来,达到一定的规模效应,就能很好的降低成本,然后打包卖电从而获取收益。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加坡是为数不多可以达到光伏发电的成本跟传统的电价持平的国家。吴自强解释说,由于新加坡普通的电价相对比较高,而现在光伏发电的电价是每度2.6毛新币(相当于1块多人民币)跟普通的电价基本是持平的,所以新加坡的光伏电价可以达到平价上网,这对于其大规模推广将有很大的优势。

  目前,新加坡基本都是屋顶光伏,而光伏平价上网状况的出现将会迅速的改变原有的电源结构。这种变化不只是新加坡,也有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现在已经有200万屋顶,安装了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基本都实现了平价上网。孙海燕表示。

  根据新加坡政府的预计,到2030年新加坡80%的建筑物都要变成绿色建筑物。为此,现在当地很多建筑物都非常注重太阳能的应用。当地政府的设想是,以新加坡作为光伏应用的研发、测试示范基地,待测试成功后企业再将其推向国内外更大的市场。在吴自强看来,对企业和新加坡而言这将是双赢的结果。